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协调医疗纠纷超200例 合肥市医调委成立一年半

协调医疗纠纷超200例 合肥市医调委成立一年半

更新时间:2016-05-26 14:11
浏览次数:
昨天,通过本报面向医患双方开设的“对话框”,医生、医院被吐槽最多的问题以及让医护人员最委屈、最困扰的现状在一个平台内集中展现。由此引发了读者的关注与讨论。
 
在合肥,如果发生医疗纠纷,尤其是索赔金额超过2万元的纠纷后,医患双方就需要来到闹市区的一栋略显老旧的办公楼里进行调解。这个专门处理医患纠纷的合肥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医调委)自2014年12月开始运营以来,已完成协调医患纠纷超200例,完成赔偿金额1111万元。此外,据市医调委统计,医患纠纷最容易发生的诊室为妇产科、肿瘤科和骨科。
 
立场
 
市医调委的办公地点位于阜阳路与阜南路交口的富康大厦B区3楼。自2014年12月12日正式运转后,合肥市医调委的职能覆盖范围多次扩张。
 
“2015 年4月前,只受理市属公立医疗机构和在合肥的民营医疗机构医疗纠纷。2015年4月16日起,在合肥的省属公办医疗机构发生的医疗纠纷开始纳入医调委的受理范围,到去年9月,合肥市所有的市区一级及以上专科医院和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医患纠纷的调解全部纳入市医调委。”合肥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周少华称,合肥已经实现了医调委从市至县(市)区的全覆盖,对于社区医疗机构或索赔金额较小的医患纠纷将被引导至区医调委调解。
 
虽然业务上受司法局的指导,但是医调委一直在用各种办法强调自己的“第三方”身份。“我们的办公地点不在司法局,也不在卫计委,我们不会偏袒患者,也不会偏袒医院。如果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周少华称,“第三方”是市医调委的立身之本,医患纠纷往往涉及人身伤害,矛盾突出,单一的调解方法往往无法促成医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因此,医调委聘用了6位懂医、懂法、善于做群众工作的专职人员,专门从事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工作。”周少华表示,目前合肥的省市公立医疗机构轮流指派专家坐镇医调委指导工作,而调解员则多为公检法出身,“有长年的司法调解背景,依法办事。”
 
产生医患纠纷 5种途径可依法维权
 
据周少华介绍,按照合肥市现行规定,医患纠纷发生后,医患双方可以通过5种途径解决。“首先是自行协商解决,其次是申请人民调解,再次是向卫生部门提出医疗事故争议处理申请,另外是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或者申请仲裁机构仲裁,最后是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其他途径。”周少华表示,对于赔偿金额在2万元以上的医疗纠纷,公立医疗机构不能自行协商解决,而其他医疗机构可以设定不得自行协商解决的赔偿限额。
 
分析
 
妇产科、肿瘤科、骨科占医患纠纷前三
 
据合肥市医调委统计,截至今年4月底,市医调委完成审理的医疗纠纷案件超200例。如果按照病种分,哪些科室最容易产生医患纠纷?
 
“医患纠纷排行前5位的诊室分别为妇产科、肿瘤科、骨科、儿科和外科。”周少华解释称,上述诊室的医患纠纷占纠纷总数的比例分别为18%、17%、15%、9%和7%。
 
“对诊断结果不满意是主要原因,多数患者认为花了钱就应该治好病。很多患者来到医调委直接问,为什么打了好几天的针,却没见好转,一定是医生有问题。”市医调委调解员杨成斌还透露,涉及到患者死亡尤其是低龄患者死亡的案件,调解难度最大。
 
“此时的患者家属情绪最易怒,索赔的价格也往往是天文数字。”在杨成斌经历过的涉及儿童死亡的医患纠纷中,患者家属提出的索赔要求经常为百万元。
 
期限
 
调解需1个月内结案 不收取任何费用
 
目前,医调委模式已在国内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实践,推广迅速的原因之一是该模式解决了传统医疗纠纷诉讼时间长耗费多的难题。
 
“不仅仅是患者,司法鉴定专家、律师和法官也曾对此苦不堪言。”曾在2015年申请过医疗事故认定的市民周先生告诉记者,通常情况下,医疗损害鉴定时间往往长至1-2年。
 
然而,在医调委效率则显得完全不同。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了解到,根据相关部门的要求,目前合肥市司法认定从受理到完成,要求在30日内完成。“这个速度在全国都是领先。”周少华称。
 
“通常情况下,在两个星期内就会拿到专家意见,1个月内就能完成调解。并且,医调委不对患者收取任何费用。”周少华说,因特殊情况需要延长调解期限的,医患双方可以约定延长调解期限;超过约定期限仍未达成调解协议的,则视为调解不成。“如果没有调解成,我们会建议医患双方走法院起诉程序。”
 
尴尬
 
申请调解者用网上案例质疑赔偿金额
 
如今,面对前来申请调解的患者,杨成斌时长会感受到一些尴尬。
 
“也许是互联网越来越发达,很多患者来申请调解时,都会拿着手机给我们看网上的新闻。用外地的赔偿金额质问我们,为什么人家能赔偿这个数字,我就不行呢?”杨成斌称,按照现行规定,赔偿金额将在司法认定后,根据认定结果上对于医院的评定进行核算,核算标准主要依据患者本人收入或者当地居民的平均收入。
 
“司法认定首先会解释医院有无过错,其次解释医院是否有造成患者损伤。另外,如果有造成损伤就会解释医院的过错与患者的损伤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最后,司法认定会解释医院在这次损伤中需要承担多少责任。”周少华举例称,如果司法认定医院承担60%的责任,而本次纠纷中对患者造成的损伤为10万元,那么医院就将赔付患者6万元。
 
■提醒
 
医患沟通时需注意语言技巧 病历书写要规范
 
协调的医患纠纷多了,调解员对医患关系也有了新的认知。
 
“很多时候都是一根导火索激发了患者心中的不满,导火索可能是医护人员的一句话,一次不礼貌,甚至是一个眼神。”周少华解释,目前,市医调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完成协调的医疗纠纷案件进行分析,然后将分析结果用“建议”的形式回馈给各大医院。“希望医疗机构能够从已发生过的案例中吸取教训,避免新的纠纷。”周少华称,作为第三方机构,市医调委不能泄露当事人(医患双方)隐私,因此不能将分析结果透露给记者。
 
“主要是提醒医院提高沟通技巧,并且注意行医规范。”周少华举例称,一位患者几年前在一家大医院就诊后,诊疗医生根据检测结果对患者判断,该患者将“时日无多”,但该患者健康地生活了两年后再去该院复诊时,另一名医生根据新的检测结果却判断出该患者此前是被误诊。“这事换谁都会难以承受,但是两年前的那份化验单并没有错,换个医生也会做出类似的判断。但是,如果医生在和患者沟通时能更加注意技巧,做一些铺垫,建议他隔一段时间复诊看看,也许情况就会好很多。”周少华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