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新闻 > 互联网在整个经济下行中没能独善其身是无法否认的

互联网在整个经济下行中没能独善其身是无法否认的

更新时间:2018-12-05 11:27
浏览次数:
  杨伟东不是优酷第一个涉嫌贪腐被带走的。09 年加入优酷的卢梵溪,2015 年离职创业,第二年开春就因为在优酷时期的财务疑点就被警察带走了。 卢梵溪离职创业正好是刘春宁被带走之后的一个月。当时程苓峰的文章里有过爆料,说刘春宁在腾讯跟自己的“影子公司”有业务来往,离职前还签了个 2000 万的视频版权之类的合同。跟着刘春宁从腾讯跳到阿里的岳雨,在刘春宁被带走之前就被抓了。
 
  自 2014 年开始,有 5、6 位在线视频相关业务的涉事(前)员工被逮捕。  你看,这些贪腐问题频发的高管,大多数都是管“花钱”的。
 
  曾经被视为互联网公司市场预算晴雨表的分众传媒,应收帐款越积越多,回款周期越拉越长,过去一年股价从高点 15 元一路掉到 6 元。最新一季分众财报显示,应收账款比年初多了 22 亿,升了 73.4%,已计提的坏账占比超过 15%;财报上也大大方方说了,
 
  “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分众传媒核心客户普遍回款周期普遍放慢”。
 
  近有各种风口赛道的新公司拜倒在失败的内部控制上。比如今年以来风口浪尖的 ofo,在媒体报道中内控形同虚设,账面被打成马蜂窝。在小鲜肉身价最高的 2017 年上半年,ofo 签下了鹿晗当形象代言人。现在的 ofo 基本就是“在疯狂中灭亡”的企业代表了,每个月都得“死”几次。为了自救,企业微信号都拿出来卖广告了,戴威前几天出来说“跪着也要活下去”。
 
  对付寒冬,无非是四个字“开源节流”。所以换工作的时候,判断自己是“源”还是“流”就很重要了。
 
  广告行业有句老话,就是“我不知道我浪费了哪一半广告费,但我知道我得先开掉半个市场部”。翻译一下的话,就是别的途径找钱更难,只好都挤到股权投资这里了。
 
  《中国互联网创业投资分析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新成立创业公司仅有62家,只有上一季度的23%。这跟跟招聘网站的数据也刚好吻合,智联招聘的报告显示说,电子商务最近是细分行业中就业需求下降最厉害的行业,在第三季度下降了57%。
 
  《IT时报》上个月曾查询过腾讯、阿里最近3年财报中公开的雇员人数,发现员工总人数仍然在上升中,但部分领域的员工规模已经达到最高,比如电商领域的员工规模占比已经超过37%,处于相对饱和阶段。
 
  电商、游戏、互联网金融,一向是互联网广告客户的三驾马车。过去三个行业之间互相对冲,让互联网行业的薪酬可以长期处于高位,就算行业不景气也可以跨领域就业。
 
  但是今年的情况是电商遇到瓶颈,另外两个行业的小公司更是遭遇超强监管。拿不到版号的小游戏公司成批倒下和暴雷的小互联网金融平台是一对难兄难弟。
 
  所以学员去向以创业公司为主的IT培训公司的经营数据,反映出了长尾小公司的生存情况。IT培训上市公司达内科技,今年一季度开始,股价累计下跌三成多,一季度净亏损超过1.8亿元,跟去年相比,亏损扩大了8倍多。主营业务收入下降,逼的达内科技开始做K12少儿IT培训。
 
  总的来说,不管大公司们怎么辟谣裁员潮,互联网在整个经济下行中没能独善其身是无法否认的,严冬是不是来了不好说,不过在这种大部分公司都琢磨着压缩成本的时候跳槽换工作,可能对大多数人来说不是好时机。杨伟东本来是互联网行业里活得最舒服的一群人之一。当年在诺基亚,他所在的市场营销部门是强势甲方,有花不完的预算。2013年受邀请加入优酷土豆,实际上是奉命去整合土豆的钦差大臣。后来阿里收购了优酷,三任上司都需要他大举投资版权对外讲好故事。杨伟东被俞永福带去见马云,马云说:
 
  “不管组织架构怎么变,阿里巴巴对于文娱的投入和坚持不会变。 ”
 
  所以优酷一直是阿里巴巴财报上的伤疤。一个月前阿里刚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数字媒体和娱乐版块的营收是 60 亿少一点点,同比增长 24%,亏损达到 48 亿。四大业务版块(电商、云计算、数娱、创新)里的另一个烧钱大户云计算,这个季度收入 56.67 亿,同比增长了 90%,亏损却只有 11.65 亿。
 
  而在这个财年的前两个季度,文娱版块分别亏掉 35 亿、38 亿。过去几年,大文娱每年占集体总营收不到 8%,却总得亏掉相当于集体整体净利润几分之一的钱。
 
  但是互联网行业过去几年向来如此,哪怕是粗放地砸钱,只要能砸回来翻番的增长,谁不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一年,优酷日均付费用户连续 4 个季度超过 100% 的增长。今年一年,优酷两个大战绩,“这就是”系列虽不能算现象级的成功,至少品类基本占齐了,而且街舞和铁甲算是打赢了几个同行,街球节目占了个头彩。
 
  再就是重金拿下世界杯版权的事情了,杨伟东从夏天被媒体一路吹到了冬天,直到昨天被阿里确认涉及经济事件,带走调查。这件事情再次确认了互联网公司“烧钱”时代的结束。
 
  
相关推荐